柳夭xl

I am what I am.

爱这种东西就像lofter账号
说丢就丢了
现在的我最爱的是puma
说不定明天就是Nike了呢……
随遇而安 顺其自然
只是记住不要随便瞎承诺什么
别随便就说永远
现实的人最忌讳情怀
(自暴自弃的现实鬼)

CUSoon:

九月的北欧小镇Grundsund,依然昼长夜短

在阳光缱绻的傍晚,我花了很多时间沿着海岸线散步

慢慢熟悉了这里的风,海浪,石头和花草

在这样的日子里,世界似乎离我而去

如果你读过伍尔夫的《到灯塔去》,你会想起这样的句子

“夕阳西下,清晰的轮廓消失了,寂静像雾霭一般袅袅上升、弥漫扩散,风停树静,整个世界松弛地摇晃着躺下来安睡了......"




大维:

【霧漫東江】

    东江湖的雾,如幻如真,虚无缥缈。山和水都跟着雾变换着容貌。雾气白漫漫的掩过山麓,挟着一些便爬上了山脊,往下看不清江,也看不清山。朦朦胧胧的,近处的树木、远的山影都在摇晃着。

     这是完全未知的世界,不知身在何处。山下有水,鳞鳞的泛起水波,稍远一点,雾就把山与水连成一处。水中有船,先听见轻轻的划水声,慢慢的船的影子才从迷朦中走出来。

     戴着斗笠,撑着浆。如同一个身怀绝技的武林高手。当阳光照射到这山谷时,雾才消散了一些。两岸的山影渐渐明朗起来,阴沉沉的雾气被青山投下的背影切割成一片、二片、三五片,黄橙橙的往上蒸。

     阳光中的雾开始透出一点暖气来。江面渐渐宽阔,雾气也渐渐淡泊起来。它会一缕缕织成一段,懒懒的系在山的腰间。随着太阳渐渐升高,那越来越稀薄的晨雾,像烟雾一般,一丝一缕慢慢地升高,升高,最后,不见了。。。。。。 

圖:大維    文:小v      

拍攝地:湖南郴州資興小東江  


总有一段情注定要被斩断
总有一个人注定用来怀念
总有一句诺言注定无法实现
既然彼此迁就太久 心早已疲倦 何必苦苦坚守
谁也不是谁的唯一 谁也不会真的离不开谁
这些从前被自己无数次唾弃的毒鸡汤在现在看来竟如此的合时宜
真的 煎熬太久 如今这样一个人挺好
不要再苦苦相逼 没有彼此的未来可能会更精彩
我只希望有一天 你能和我一样云淡风轻地说出一句 Who care.
愿一切安好